首页 | 旅游线路 | 酒店订房 | 机票预订 | 景点门票 | 风景名胜 | 旅游租车 | 旅游黄页 | 旅游资讯 | 旅交会  
您的位置:首页 >> 目的地指南 >> 郫县 >> 郫县休闲娱乐
[ [编辑] ]

郫县休闲娱乐

杜鹃城遗址
    鼎言推荐星级 ★★☆☆☆    
  杜鹃城遗址位于县城北外崇兴乡境内,距县城约1里。为全国名胜古迹之一,已载入《中国名胜词典》。1985年被列为成都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遗址北面尚存城垣遗迹,状似浅岗,长数百米,高低起伏,断续可见,最高处距平地约5米。遗址南面原有一座明代万历年间建立的“古杜鹃城”石坊,解放后拆除。70年代在南垣发现土城城基夯筑痕迹,根据城垣结构分析,可能为秦以前遗迹。

杜鹃城名的来历,据扬雄《蜀王本纪》载:“杜宇一名杜主,代鱼凫王蜀,徙都于郫,即杜鹃城也。”杜鹃城遗址是考证古蜀国政治、经济、文化最重要的遗址之一。



望丛祠
    鼎言推荐星级 ★★☆☆☆    



   
  


  望丛祠位于县城西南郊。该祠是祭祀古蜀国望帝杜宇和丛帝鳖灵的合祀祠,为闻名全国的名胜古迹之一,已载入《中国名胜词典》。1985年被列为成都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  祀望帝的“崇德祠”原在灌县二王庙处,南朝齐明帝(公元494—498年在位)时,刺史刘季连将其自灌口移建于郫。后与丛帝庙合并,成为合祀望、丛二帝的“望丛祠”。宋仁宗康定二年(1041年),邑令赵可度葺而新之。皇佑四年(1052年)重修。明末清初毁于战火,仅存杜宇、鳖灵二陵。清乾隆十二年(1747年),知县李馨“伐石表道”,“始禁樵采”,保护了二陵。清道光十五年(1835年)重经修复,并于祠内遍植柏树(1981年尚存207株)。光绪三十四年(1908年)祠东建“听鹃楼”。民国4年一度在祠内建公园,后逐渐荒芜。民国8年四川督军熊克武驻防于郫,曾拨款培修祠宇,并于二帝陵前分别竖“古望帝之陵”、“古丛帝之陵”石 碑。碑高丈余,下款刻“熊克武立,但懋辛书”。1969年碑被拆毁,仅存残块。今碑为复制件。

  全祠原占地22亩,红墙环绕,古柏参天。祠正面有照壁,高丈余,上有但懋辛书“望丛祠”三个大字,字径2尺左右。照壁两侧各有大门,形若牌楼,格局十分独特。左门额书“德垂揖让”,右门额书“功在田畴”。祠中为祀殿,内塑二帝座像;正殿两侧有楹联二副:“蜀国破天荒,忆冠裳让后,水土平初,一德君臣三代远;巴人追地载,当花凤来时,杜鹃啼处,千秋风雨二陵多。”“巫峡西回,断岩猿声留胜迹;岷江东去,故宫鹃魂认前朝。”殿后及殿右为望、丛二帝陵墓。二陵相对屹立,状若丘山,相传为全川最古老的帝王陵墓。祠内有听鹃楼、避风雨轩、高船房、矮船房及亭阁多处,池塘、小溪曲折环绕其间。

  望丛祠是纪念古蜀国两位著名君主望帝和丛帝合葬的墓地和祠宇,近年重修。殿宇陵墓之间,水池环绕,碧波荡漾。临水就势建有“稻荪楼”,“听鹃楼”等楼台亭阁。墓地及周围二百多株古柏,郁郁苍苍。每年农历端午节,附近民众都要聚集在这里举行“赛歌会”。赛歌会规模宏大,人数众多,参赛者都是普通平民,带着浓烈的乡土气息,场面热烈。望丛祠附近还有子云亭、杨雄墓和杜鹃城遗迹等游览点。


府河第一漂
    鼎言推荐星级 ★★☆☆☆    



   
  


  府河第一漂,从府河源头——团结镇石堤堰起漂,全程四公里,途中有险滩,急流,沿岸风景秀丽,给人以刺激、回归大自然之感!



古城遗址
    鼎言推荐星级 ★★☆☆☆    



   
  


  古城遗址位于郫县三道堰镇古城村,是成都平原多处史前城址中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处遗址。遗址长约650米,宽约500米,总面积32万平方米,时代属新石器时代晚期,距今有4000年左右的历史。1996年古城遗址与成都平原其它吏前城址被评为全国十大考古发现之一。1997年大规模考古发掘中又发现了全国同时期最大的礼仪性建筑遗迹,国内外数十家新闻单位进行了报道,引起了文物考古和史学界的极大关注。


鹿野苑
    鼎言推荐星级 ★★☆☆☆    



   
  


  鹿野介绍博物馆占地五十亩,栖息于郫县新民场镇云桥村徐堰河(府河)河畔,上游有石桥,下游为河湾,野生乔木、河滩卵石与现代性的建筑和传奇性的收藏相映成趣。主体建筑面积为900平方米,采用展厅环绕中庭的布局,其外墙面肌理的处理、室内缝隙光、天光和壁面反射光的采用,以及坡道入口的抬高,由上而下的参观路线,都给人以反日常化的体验。建筑设计曾参加过2001年9月德国柏林文化节亚太周的展览,获得欧洲建筑权威展示机构AEDES的好评,认为其建筑观念和美学意味,已迈入当代建筑文化讨论的视野。

  博物馆目前收藏有自远古到明清时期的石刻艺术品1000多件,而主要展示的则是汉代到唐宋时期的佛教石刻艺术,其中,汉代石刻艺术品除了为一般人所熟悉的画像石外,还有技法已见熟稔的单体石雕,展示了在外来佛教造像艺术传入前,我国雕塑原滋原味的形态,是研究早期雕塑不可多得的凭据。佛教自汉代传入我国,而目前具有说服力的实物,除了在四川发现的摇钱树插座上或墓门上的几个符号外,几乎杳无踪影,故该馆所收藏的东汉末年的佛教单体石刻造像更显珍稀,其它100余件佛教造像,则贯穿两晋南北朝,隋唐,乃至五代宋朝各个时期,风格样式丰富而多样化,基本上能给予佛教造像风格演变一条比较明晰的线路!